Sho's Latte

二十何年経っても距離は縮まらない

>超短段子<



时隔大半个月又见到了旁边那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只要一见到那家伙,日常的呼吸似乎都能轻松不少。


大概是因为周围的氧气分子变轻盈了吧。


他是空气净化器吗。


依旧努力读着看板活跃着气氛,用着比平时开朗好几倍的语调。头顶的发丝正跳跃着金光灿灿的太阳色,满面的笑容里七分真心,三分疲倦。


衣服袖子被肌肉撑得结结实实,就像心情过分愉快的母亲一大早起床给青春期的儿子做的运动系全肉便当,不留余地。


再这样练下去可是会变成大猩猩的哟。明明腰已经发出危险的警告了。


加減知らずの人。


一直都拼命地冲在前面,逼迫自己的神经,挤压自己的身体,然后在这之中爆发最大的能量,就像一颗拥有永恒生命的超新星,耀眼夺目。


他是超人大猩猩吗。


啊、这里应该抛个梗给他。
要好好接住哦,大叔。




失败了。


就算被追着问“怎么了怎么了”,也只能说着“没什么”糊弄过去。


这个人的不器用也很耀眼。


因为都是他的可爱在作祟。比牛排旁边围着的一圈西兰花都可爱。天然的那种。


要反省的是这边的抛梗技术才对。


如何正确吊起这个人的反应是永远的命题。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那副神秘莫测的模样。说着听不懂的话,做着出乎意料的行为,时而机敏,时而迟钝,比暴走的三维弹球还要难接触。


他是随机函数吗。


但要说信心还是有的。关于他,有的是内容可以闲谈可以调笑。这二十几年当然不是白白浪费的。论对付他,比谁都要有信心。


关于享受这份距离感,比谁都有信心。





「今、君に伝えたくて
光を集めて
心に描く想いは
きっと幻じゃなくて
強がりじゃなくて
僕らをつなぐ」


実演販売士Aと実演販売士N

段子
*****
都内某超市的日用品区,卡里斯玛推销员N宫K也最近迎来了一位新同事A叶M纪。新同事同样负责日用品,然而担当不同的商品。
当自己帅气非凡又可爱迷人地说着「受けて立つ」的时候,对面展示台总是会传来一阵魔性的「とことん...とことん」,围观群众络绎不绝拍手称赞,颇有爱豆走红毯的气氛,魔音制造者还毫不吝惜自己的闪光弹笑容,两排大白牙闪闪发亮,亮得刺眼。
N宫大师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遭到了严重的阻碍,非常生气。
一天下班后他在更衣室堵住了笑颜宝石箱同事,凶神恶煞地威胁说:“你以后不许再唱那句广告词了!”同事瞪大了小鹿眼表示不解。
大师气不打一处来,干脆豁出去道出了心声:“我的洗衣液销量会被你那蛊惑人心的销售伎俩影响的!”
同事愣了愣,随即露出了熟悉而恰到好处的笑容:“那我们一起卖吧,反正洗衣液配柔顺剂,刚刚好。”
大师被击沉。